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正版资料大全全年 > 巴川镇 >

重庆铜梁遇50年一遇特大暴雨 一对老夫妇被卷走

归档日期:06-22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巴川镇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昨日,铜梁县遭遇50年一遇特大暴雨袭击——至少5万亩农作物被淹,山体滑坡28处,公路毁损16段,许多街镇的工厂和房屋不同程度进水,不少市民不得不聚在楼顶等待救援,停电的医院甚至打着手电给危重病人手术……县气象局预计,这场暴雨将持续到今日上午。

  没有任何预兆,无影灯突然熄灭——全镇供电中断。产妇腹腔已经打开,此时中断手术完全不可能。咋办?“快拿手电来。”主刀的妇产科主任王昌凤立即招呼身旁医护人员。很快,3支手电点亮,手术继续进行——之前,放置在医院1楼的自备发电机被水淹,无法工作。

  “门诊医护人员也很忙碌。”该院院长廖斌介绍,下午1时30分至3时,裹着泥沙的洪水灌进1楼所有房间,36个医护人员涉水把医疗器械和药品往楼上转移。住院病人看着窗外越涨越高的洪水,焦虑情绪开始显现。有人忧心家里财产受损,有人害怕洪水太猛无法逃生……巡查病房的医护人员见状,对住院病人一一安抚。

  万幸的是,剖腹产手术顺利结束。但忙碌的医护人员并未休息——一个痛得满头大汗的病人急需胆囊切除手术。于是,3支手电继续照亮手术台,手术又开始进行。

  “最紧急的是,另一个40岁的高龄产妇突然出现生产征兆,且一定要去县城医院生才行。”廖斌说,此前经过检查,保全这位产妇及孩子的唯一办法是立即转往县城医院。

  暴雨继续下,不断上涨的洪水使救护车无法载产妇从医院大门离开——漫进医院大门车道的洪水已超过1米。

  “医院后面有一处围墙好像没被淹。”危急时刻,一个护士建议,能不能想办法把孕妇转移到围院外面,让救护车绕过被水淹的街道接送产妇。

  说干就干。王昌凤立即和3个医护人员找来两把梯子。出现生产征兆的孕妇仍能行走,在医护人员协助下,她来到围墙边。围墙有近2米高,墙根两端未被水淹。两个医护人员先逐一顺梯翻过围墙,把一把梯子搭在墙头,准备接应即将翻墙而过的产妇。很快,另一把梯子从医院这端牢牢搭在墙头。两把梯子在围墙的支撑下形成一个“人”字。

  随后,王昌凤和一个医护人员采取前面缓拉和后面慢推的办法,让产妇踩梯逐渐往围墙墙头挪动。常人仅需三五步便可踩梯到墙头,产妇用了近5分钟才到达。接下来,她在墙外两个医护人员帮助下,慢慢顺梯下到地面。

  安居镇大南门街和兴隆街是受淹最严重的街道。昨下午3时许,当无数居民望着越积越深的洪水而担忧不已时,驻铜梁某部“红军团”数十名官兵驾着冲锋舟赶来了。

  在安居民镇卫生院门前,五六个牵挂家中受灾状况、属轻微症状的病人,被官兵们扶上冲锋舟。刚驶出卫生院不远,冲锋舟“触礁”——被一辆倒在水中的摩托车挡住。一个战士见状,马上跳进水中,抓住船头的绳索,把冲锋舟往旁边拉,其他战士则配合着奋力划桨。

  不远处,另一艘冲锋舟停在一处民房外,楼顶传来阵阵呼救声。留下一名战士固定冲锋舟后,其他战士涉水进入底楼,踩着被水淹的楼梯冲向顶楼。1个、2个……这处民房共救出7人。

  正当这艘冲锋舟驶往安全地带时,临街一处民房的二楼窗户,有一位老太在向战士们招手求援。一个战士迅速跳下冲锋舟涉水走向老太。数分钟后,硬是把老太从楼上救了出来。

  昨下午1时许,铜梁县巴川镇玉皇村5社。这里紧邻319国道,公路两侧分布着不少稻田和鱼塘。

  “我啷个恁个倒霉哟!”公路边,63岁的胡光明望着洪水连连捶胸。原来,半小时前,她鱼塘上方一块稻田的田坎被洪水冲垮,鱼塘不到10分钟便被洪水灌满。她和儿子赶到时,已找不到鱼塘的踪影,唯见成群的鱼儿顺水游出,在周边的受淹不太深的稻田乱窜。

  找来渔网,跳进齐脖子深的洪水中,胡光明的两个儿子在邻居帮助下开始捕鱼。拉一网又一网。七八网后,落网之鱼仅三四十公斤。

  “这点鱼太少了。”洪水中,胡光明的儿子竟哭了起来——鱼塘若在暴雨前捕捞,仅成鱼就可捕到一两千斤。

  与此同时,319国道往安居镇方向,在一处叫七佛的岔路口,三四个汉子正拎着簸箕躬身忙着捉鱼。“今天国道上的鱼多得很!”路边一副食店老板说,从当天上午10时起,漫上国道的洪水越来越多,到中午时,竟然有鱼顺水在公路上游。当地人开始拎簸箕上国道捉鱼。

  “1小时左右,他捉了四五十斤鱼。最大的是一条五六斤的草鱼。”副食店老板指着路中一位捉鱼的中年男子说,游上国道的鱼多是附近被冲垮鱼塘跑出的鱼。

  昨日,铜梁县侣俸镇治和村2社叶治国、陈文英夫妇,在赶场回家途中被暴涨的河水卷走,截至当晚7时仍未找到。

  据治和村村支书尹志奇介绍,当日上午11时许,72岁的叶治国和69岁的陈文英夫妇从侣俸镇班竹场镇赶场归来,在斑竹场镇两公里外的青云水库库尾的善德桥时,暴雨越来越大,洪水漫过桥面50多厘米,叶治国夫妇手牵手准备淌过桥去。当行至桥中时,一个浪头卷过来,陈文英站立不稳摔倒在地,很快被湍急的水流卷向河中。叶治国一边呼救一边拽住老伴,并跌入水中,两人迅速消失在洪水中。由于事发突然,当时在场的其他人根本来不及施救。

  “还好当时我和妻子是平躺睡的,正好被一个床罩挡着,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。”铜梁县巴川镇村民李贵川回忆起昨日雷击场面仍心有余悸,昨日凌晨3:10左右,睡得正香的他被一个响雷打醒后,起身开灯却不亮。随后,这时又一道更响的雷“咔嚓”一声响彻天空,瓦片遮盖的屋顶瞬时被雷击了个大洞,雨水夹着碎瓦片碴一起猛灌进屋。

  他迅速叫醒了熟睡的妻子,来到客厅。雷电轰鸣声不断,家里最先出现爆炸声的是饮水机,其次是电视机。“电视机爆炸后形成的一股强对流从我和妻子的肚皮上经过,袭向床边一侧的衣柜。”李贵川说,早上一看,家中的玻璃全被震碎了。两人觉得耳朵有些嗡嗡作响,到医院检查被诊断为震动型耳聋,跟雷击有关…[详细]

  重庆火车站菜园坝方面的昭通─重庆K9401次、永川(重庆)─贵阳K9487次、成都(重庆)─南宁K141次、内江─重庆5611次、昆明─重庆2651次;重庆火车北站(龙头寺)方面的成都─重庆北T8897次、T8889次、T8809次;郑州─重庆北K909次、济南─重庆北K15次。其中,原本14:15到达的济南─重庆北K15次列车,延后至19:55到达,晚点达5小时40分钟,成为昨日晚点时间最长车次。

  高速公路4路段关闭。据悉,下午1点50分,成渝高速公路被迫关闭全路段,至下午3点15分才恢复通行,二郎收费站处共有100余辆受阻。渝武高速路从3点48分到5点05分被迫关闭全线余辆受阻。渝遂高速公路璧山至双江段,从下午3点50分关闭至5点10分,全线余辆车受阻,堵成一团。内环高速界石至风中路段、杨公桥至人和路段从下午4点关闭至4点20分,造成该路段收费站100余辆车受阻…[详细]

本文链接:http://terapiambeien.com/bachuanzhen/46.html